用汗水報效祖國 將深潛進行到底 ——記第22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楊波

作者: 2018-08-15 來源:
放大 縮小

    楊波于20053月碩士研究生畢業到中國科學院聲學研究所工作后,一直從事載人潛水器的研制和海試工作。從擔任我國第一臺載人潛水器蛟龍號的主任設計師,到擔任國產化率高達95%深海勇士號副總設計師,他參與了從設計研制到海試的全過程。他不僅是潛水器的設計師,還是潛水器的潛航員,參與了蛟龍號全部沖擊新深度的下潛試驗,參與了深海勇士28次下潛中的7次。目前,他正作為副總設計師和同事們一起設計作業能力突破水下萬米的全海深載人潛水器。該潛水器計劃2021年沖擊全球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達到國際之最。 

    2012年,楊波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18年,榮獲第22中國青年五四獎章。 

    初出茅廬擔重任 

    “蛟龍號載人潛水器1992年開始論證、2002年正式立項、2012年完成海試,全程歷時20年。在此之前,我國最深的載人潛水器只有600米深度。從600米到7000米,難度指數急劇增加的同時,可借鑒資料的匱乏和國外技術的封鎖,也使研制團隊不得不面對自我突破,進行一次跨越式發展。 

    20053月,楊波剛到聲學所工作,就加入了蛟龍號研制團隊,初出茅廬就能參與國家重大項目,他深感幸運,也更覺身上的責任重大。從加入蛟龍團隊的那天起,他便暗下決心,一定要快速成長起來,用青春和智慧向聲學技術的科研高峰發起沖擊! 

    楊波如饑似渴地從書本中學習,向專家們請教,在實踐中摸索。他至今都記得最初那兩年辦公室里徹夜不熄的燈光,還有大家為了攻克技術難題進行激烈爭論的場景。兩年后,楊波被任命為蛟龍號最年輕的80后主任設計師,負責聲學硬件系統設計、研制與系統聯調。期間,他編寫了聲學系統大量的軟件算法,設計開發了全部的硬件電路,這些都在“蛟龍”號聲學系統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載人潛水器的設計、研制、建造工作是在陸地上進行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在水中、湖泊中,特別是大海中進行實測。 

    “蛟龍”號聲學團隊需要在寒冷冬季和炎熱夏季兩次奔赴千島湖開展湖試工作,進行聲學系統聯調和評測,楊波和隊友經歷了自然條件造成的濕冷和濕熱的考驗。接下來的一步就是海試,那是更為嚴峻的挑戰。因為每次出海,他們都得與世隔離至少四五十天,不僅遠離大陸、遠離親人,而且在很多情況下物資支援不足,無法進行人員調整,所有問題都得在船上自己解決,還要面對潛水器隨時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這些都考驗著海試隊員的意志和應變能力。 

    越是艱難越向前 

    2009年“蛟龍”號首次進行海試,也是楊波首次坐船出海。作業母船剛剛駛出長江,他就有了嚴重的暈船反應。在從長江到南海航行的整個過程中,他全部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每天一包干方便面、一瓶水,持續了近十天。 

    楊波就是在這樣的身體狀況下,堅持進入潛水器進行下潛。因為“蛟龍”號的聲學系統的,沒有人比他更熟悉。只有他親自下潛,才能了解它在水下的狀態,乃至出現緊急情況,可以第一時間解決。 

    9年過去了,楊波還清晰地記得自己進行蛟龍號首次下潛的情形,因為在下潛過程中,他服用了4種暈船藥,整個過程比在船上還要痛苦。但讓他高興的是,下潛很成功。 

    每一次下潛,都是一次新的挑戰。因為之前的成功,只能是過去,再一次下潛時,需要有歸零重新來過的心態。而暈船的狀況,也沒有隨著一次又一次的下潛而減輕,每一次他都要用上暈船藥,每一次都要嘔吐。就這樣,楊波堅持完成了“蛟龍”號30多次下潛,包括全部風險最大、突破新深度記錄的下潛。 

    最讓楊波難忘的是2012624日,蛟龍號與“神九”進行“海天對話”,那也是他深感自豪的時刻。當時,蛟龍號第一次突破了7000米深度,同一時間在太空中,神舟九號成功完成了與天宮一號的手控交會對接。 

    楊波通過自己親手設計研制的水聲通信機,在“蛟龍”號的極限下潛深度,送上了對“神九”的祝福,也收到了來自“神九”的祝賀。那一刻,楊波心情非常激動,覺得作為一名年輕的80后能夠參與到國家重大的科技工程中,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重整行裝再出發 

    經歷磨礪,收獲成長,這是楊波承擔更艱巨科研任務的力量源泉。如果說“蛟龍”號是通過集成設計的方式,使中國海洋人明白并且學習到什么是載人深潛,那么十一五期間啟動的中國第二臺載人潛水器——“深海勇士”號的研制,則是要通過國產化的方式,夯實我國深海工程裝備產業化的基礎。國產化、產業化,這對于科研團隊來說,無疑又是一次巨大挑戰。 

    有了“蛟龍”號的研制經驗,加之受益于中科院對青年科研工作者的培養政策,在“深海勇士”號項目中,楊波擔任副總設計師,負責聲學系統研制,這也是他第一次作為負責人參與國家重大科研任務。 

    “職責的變化帶來了視野的提升,讓我可以從更高層面、更系統地去思考與解決問題。楊波說,通過‘深海勇士’號載人潛水器的研制,聲學系統不斷提升,實現了船載水聲通信的突破,將‘蛟龍’號拖在船尾長達1000米的通信天線改裝到船肚子下方2米,并且在‘深海勇士’號海試中,船載水聲通信有效克服母船的強噪聲干擾,通信效果優異,極大提升了母船航行的安全性和便利性。與此同時,聲學系統還實現了水下定位、測流測速、以及慣性導航等設備的國產化,為海洋聲學裝備產業化奠定了堅實基礎。 

    從2010年項目立項,到2017年完成海試與驗收,“深海勇士”號的研制時間縮短到了8年,相比“蛟龍”號,有了明顯進步。這也進一步證明了中國載人深潛團隊整體技術能力以及裝備工程化能力的提升。 

    “蛟龍”號是7000米級的載人潛水器,這個深度覆蓋了全球海洋面積的99.8%,那么剩下的0.2%是哪里?——是深淵。深淵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它的研究與開發,有極大的科學意義與經濟價值。此前,由于缺乏到達、探測與作業的裝備,全世界對該領域的研究都處于初級階段,也罕有人類能夠到達這樣的深度。因此,我國對這一領域的研究和其他國家處于同一起跑線,甚至由于我們擁有“蛟龍”號的研制經驗,研制全海深載人潛水器會有力支撐我國搶占深淵科考的先機,從而實現從跟跑、并跑進入到領跑的新階段。也正因為如此,有了“蛟龍”號和“深海勇士”號載人潛水器的技術基礎,進入十三五期間,中國載人深潛團隊啟動了全海深載人潛水器研制任務,向著更深、更強的目標進發。更深,就是全球最深馬里亞納海溝11000米挑戰者深淵;更強,就是在11000米的最極端環境下,實現聲學系統100%自主創新以及性能指標的全面國際領先。 

    目前,全海深載人潛水器聲學系統的相關技術與設備的研發,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當中。在這個過程中,要面對比之前更多的挑戰與考驗,以及許多未知的難題。但是,楊波說:我相信,這支經過‘蛟龍’號和‘深海勇士’號多年考驗的團隊,能夠在2021年實現萬米深潛! 

    楊波的工作經歷,見證著中國載人深潛事業的發展。昨天,他是“蛟龍”號載人潛水器主任設計師,并且作為首批潛航員見證了7000米海底的精彩;今天,他作為副總設計師和潛航員,成功完成“深海勇士”號載人潛水器的海試與驗收;明天,他會作為全球首臺作業型全海深載人潛水器的副總設計師,在2021年駕駛國產化的潛水器挑戰馬里亞納海溝11000米深度,和團隊一起實現聲學系統100%自主創新,實現我國潛水器聲學技術的國際領先!

附件:
交换夫妇2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